开奖资料559958a·com

盛世嫡妃

作者:秦简

    69。病重

    黑云峰下的事情暗三四在叶璃的允许下告诉了他们的搭档暗一二,叶璃没有提这件事到底能不能告诉墨修尧。但是暗卫一二三四考虑了一番关于王妃提到的职?#26723;?#24503;问题之后,还是决定做一个遵守职?#26723;?#24503;的暗卫。要知道,被主子遗弃可是做暗卫的耻辱。从他们成为定国王妃的暗卫开始他们第一而且唯一需要效忠的就是王妃而不是王爷了。叶璃对着几个有职?#26723;?#24503;的暗卫也十分满意,毕竟这样武功高强能力突出又能信得过的人并不是那么好找。她也不想浪费时间自己再找侍卫。

    叶璃满意的保?#32622;?#20010;月大概去黑云峰两次的?#24503;剩?#24403;然都是易容去的。黑云峰下的庄子和山上的人们都称她为楚公子,楚君唯。有的时候带暗一暗二去,有的时候带暗三暗四去。四人显然都对那个建设中的奇怪练武场有着特别高昂的兴趣,偶尔为?#22235;?#36319;着叶璃去还要大打出手一番。叶璃经常出门墨修尧当然是知道的,但是他并不过问叶璃的去处。对于他的宽容叶璃还是十分承情的,偶尔跟华天香等人逛?#24544;不?#35760;得带一些不错的点心什么的回来送给他。不过两人的关系似乎在叶璃的忙碌中无形的疏远了许多。偶尔看到魏嬷嬷林嬷嬷不赞同的眼神叶璃?#19981;?#26377;点小小的莫名其妙的心虚,但是这样的心虚很快就被放到了一边。因为她很忙,真的很忙。

    不仅要打理王府内的事务,还有自己的嫁妆也要打理。陪嫁的铺子依然如明面上?#21069;?#19981;温不火的经营着,但是暗地里叶璃抽取了几乎所有陪嫁的?#24544;?#21253;括韩明月送来的银两另外购置了一些产业。其中包括在外地的以楚君唯的名义购买的两处宅子和三间铺子,以及京城的两间铺子。这些都是请徐清泽亲自安排人去办的。虽然徐清泽有些不解她要做什么却还什么都没问的照办了。不到半个月,宅子和铺子的地契就都送到了她的手上。在外人看来,叶璃似乎真的是一个完美的定国王妃,每天有条不紊的处理着王府的事物,不时出席京城权贵们之间的各种聚会。却不知道,暗地里叶璃还要将各种各样的消息汇总整理并且从中寻找出一些可用的蛛丝马迹。所以,皇帝和太后之间的勾心斗角,朝中大臣们之间的权力倾轧,还有权贵之间的隐秘八卦叶璃都冷眼的看着它们在眼前慢慢流过。她也更加深入的了解的京城的人事纠葛和朝堂上的局势。

    “王妃!王妃!王爷晕倒了……”

    叶璃正坐在账房里对着账册出神,青霞慌慌张张的冲进来叫道。

    叶璃心中一惊,立刻站起身来问道:“怎么回事?”一向沉稳的青霞显然也吓得不轻,声音里都带了哭音道:“刚才王爷回房…问王妃去哪儿了。奴婢们说王妃在账房,还没等王爷再说什么,王爷就突然吐了好多血…然后,然后就晕倒了。”叶璃心中一颤,扔下手中笔就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请大夫了么?”青霞道:“阿瑾…阿瑾和青鸾都去了。青玉会一点医术和青霜留在房里照顾王爷……”不等青霞说完,叶璃已经的身影已经飞快的消失在走廊的转角。

    回到院子里,一院子的?#23601;?#26174;然都吓得不清,见到叶璃连上前行礼都忘了。叶璃踏进房里,转过?#32451;?#23601;看到墨修尧躺在床上苍白如纸的?#24120;?#21644;还染着暗红血迹的唇。

    “王妃。”正给墨修尧把脉的青玉起身低声道。

    “他怎么样了?”

    青玉有些担忧的道:“王爷曾经受过非常重的伤,似乎并没有好好调养所以身体其实非常虚弱。会突然吐血也是劳累过?#20154;?#33268;,但是…吐得血太多了?#24908;?#23545;王爷十分不利……”顺着青玉的目光看去,床边不远处一大片还未完全干涸的血迹让人感到无比的刺眼,那巨大的血?#32771;?#20046;让叶璃惊惧起来,“现在…他没事了吧?”

    青玉摇头道:“奴婢专攻医毒,对王爷的状况实在是有些束手无策。不过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叶璃深吸了口气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去看看大夫来了没有,还有请墨总管过来一趟。”

    青玉和青霜应声去了,叶璃坐在床边默默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直都听别人说定王身体残疾,重病缠身。但是从叶璃第一次看到墨修尧开始他就一直表现的很健?#25285;?#29978;至更入秋的时候连她都染了两天风寒,也没有听到他?#20154;?#36807;一声。所以叶璃早就将那句重病缠身抛在?#22235;?#21518;,只当是外面的人?#36828;?#20256;讹的谣言罢了。这几个月一来,他们似乎天天见面,但是叶璃到现在才发现墨修尧几乎比前端日子消瘦憔悴很多。此时紧闭的眼睑下淡淡的暗青色阴影清晰可见。

    叶璃正出神,感觉到床上昏迷的人轻微的动了动连忙抬头去看。正好看到墨修尧慢慢的睁开眼睛。四目相对,叶璃一时之间只觉得无言以对。

    墨修尧淡淡一笑,“阿璃,怎么了?”

    好一会儿,叶璃才看着他道:“你刚才吐血了。”

    墨修尧一愣,微笑道:“这两天?#26197;?#26377;点累,不要紧。”

    “不要紧?!”叶璃只觉得一股怒气?#26377;?#24213;直冲上?#38498;#?#21520;血了都不要紧还有什么要紧的?你以为你有多少血让你这么糟蹋?”墨修尧似乎觉得看到叶璃生气很高兴一般,眼底的光芒更加明亮柔和,“真的不要紧,都习惯了。尽快入冬了就是这样。只要注意休息不会有什么事的。阿璃,相信?#25671;!?br />
    相信你我就是猪!叶璃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同时也为他的?#32610;?#24778;。习惯了,要怎么样才能习惯那样的打量呕血?“你先休息吧,等大夫来了再说。”

    不一会儿,阿瑾和青鸾一左一?#20381;?#30528;个大夫冲了进来,依然是上次在无月庵的那位老大夫。看到躺在床上已经醒来的墨修尧老大夫挥开青鸾和阿谨的手慢悠悠的道:“老夫说过了不会有事,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太不稳重了。”叶璃站起身来跟老大夫让了位置出来好让他把脉。老大夫上前把了脉皱着眉头捋了捋胡须,叶璃问道:“大夫,怎么样了?”

    老大夫摇摇头道:“没事,不过王爷最?#27809;?#26159;注意一定好。这一次没事不代表下一次也没事。”

开奖资料559958a·com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查询 福彩3d开机号今天的1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快乐十分 JX吉祥棋牌 nba吧 北单比分3串一奖金怎么算 海南飞鱼 2019年潜力赚钱项目 快乐10分口决入口 天津11选5遗漏